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韦娜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传统回归的呼唤

2015-11-18 13:57:1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冯其庸
A-A+

  韦娜同志的《洛阳汉墓壁画艺术》已经脱稿了,要我写篇序。我于汉墓壁画没有作过研究,实在说不出什么来。但我知道韦娜长期以来从事汉墓壁画的临摹工作,大约在七、八年前她就筹备出她临摹的壁画画册。我也看过她的画稿,画得极为传神。有一次我到洛阳,她应我的要求,还陪我去看过打虎亭的汉墓壁画,那真是一座地下宝藏,也可以说是一个地下画廊。洛阳有这样的壁画墓较多,经清理的就有近二十座(见本书),可惜我无缘去一一查看观摹。但近几十年来,我曾看过辽阳的汉墓壁画,芒砀山西汉梁王墓的壁画,看过嘉峪关魏晋墓壁画多座,特别是还仔细看过酒泉十六国丁家闸墓壁画,也看过唐永泰公主墓的壁画,所以对汉墓壁画及其延续有一些浮光掠影的印象。

  说汉墓壁画,当然不能孤立地看汉墓壁画,它与汉代流行的墓室画像石、画像砖,墓室帛画、棺画、器物画、宫殿壁画是相一致的。但是墓室壁画、帛画、器物画之类,是当时直接的绘画作品,一直保存到现在,它比起画像石、砖等刻制品来,尤为珍贵。因为它是当时的墨迹,并且因为在地下保存,除了自然的损坏外,没有遭过人为的破坏,当然也有被盗墓人破坏的情况,但这是例外。

  汉画的珍贵价值,一是因为它是从原始彩陶画到秦以前的和秦代的宫殿壁画,汉代的宫殿壁画的一个大综合。据记载,自商周春秋战国至秦汉,宫殿都有大型壁画,《孔子家语》、屈原的《天问》、汉王延寿的《鲁灵光殿赋》等都有详细的描写①,但是这些地面建筑早已没有了,只有墓室里的壁画、帛画、器物画等等才是真正的汉人真迹。可想而知,这是何等的珍贵啊!二是汉墓室壁画、帛画等画的内容非常丰富,升仙神话、车马出行、宴乐庖厨、百戏杂耍、驱邪逐疫、天象星宿、瑞兽猛禽、历史掌故、名贤训诲等等应有尽有。如果再与墓室画像石、画像砖的内容联系起来,就可以构成整个汉代社会的真实面貌。可以使我们看到一部无比丰富的汉代社会的真实历史写真,是汉代社会的一部形象史。三是汉画已经奠定了传统中国画的基础。中国画的基本画法,即表现方法,到汉代已经成熟了。一是使用工具是毛笔。原始彩陶上的画,其使用工具也是毛笔类的工具,但这还是开始阶段,还有一个很长的熟练和改进过程,到了汉代,这个阶段已基本完成了。现在发掘出土的汉代毛笔,已经与后世的毛笔大体相同,这对于中国画的发展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二是运用线条来表现客观事物,无论是人物、动物、房屋建筑、器物、树木花草、禽鸟等,在汉画里基本上都是用线条来表现的。即使是墓室壁画,使用了颜色,但也是用线条首先构成形象才填彩的,所以线条是主体。特别是画像石、画像砖以及墓门上的石刻线画,更纯是用线条来表现。我曾两次进入亳县的曹氏家族墓,特别令人注目的是墓门上的线刻人物画,实在让人惊叹。后来我又看到洛阳北魏墓石棺上的线刻画,其精美程度不下于曹氏家族墓的线画,因而使我悟到东晋顾恺之、唐代吴道子的线画的来源。尽管中国画的线条后来有种种变化,但以线条为主的表现方式是从汉代总结前代的绘画经验而奠定的。三是运用鸟瞰式的视觉来安排景物,表现崇山峻岭和崇楼杰阁等等。应该说采取这种视角,也是长期的经验积累所造成的,而且至今仍为国画家所共有,可见这一视觉是极富表现力的。四是汉画极重视人物的形神。汉墓室壁画中的人,造型都生动而准确,不论何种动态,都能形象逼真。特别是汉墓室壁画里的人物的眼睛,已经十分能传神了,人物在不同情节下的眼睛就有不同的点法,只要注意看看本书所附许多插图中的人物,就可明了这一点。大家知道,中国人物画十分重视点睛,其实这一传统在汉画里已经奠定了。汉墓壁画中车马出行图特多,还时时出现奔马。我们仔细看每匹奔驰着的马,它的两个前蹄,都是前跃呈半弯形的(向里弯),而不是两个前蹄笔直直往前伸的。有人曾经说过画奔马而直伸前蹄,是不懂生活,奔马的前蹄决不会直伸。后来我多次去新疆,到了天马之乡,特别观看奔马的姿态,果如论者所说。我也注意电视里的赛马,也看到同样的情况。可见汉墓室壁画的作者,已经注意到这些生活细节了,足见其重视形象的神态到何等细致的程度。所以中国画的形神兼备,传神点睛等基本画法和画理,在汉画里也已完全成熟了。本书作者对这些都有很精到的分析,这里不在枝蔓。

  从以上几个方面看,汉画是中国画的奠基阶段,对中国画的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所以要研究中国画的历史,研究汉画是首要的一课。几十年来,苦于缺少这方面的资料也缺少这方面的研究成果,现在韦娜同志的这部专著出版,正好解决了这方面的急需。

  长期以来,中国的绘画领域,一直被西洋画占据着主导地位,全国的美专院校,几乎没有一所不是以西方的变形抽象画为主的,我的见闻隘陋,仅仅知道还有一所或两所在坚持中国画的传统阵地。西洋画并不是不能学,但要区别好坏。即使是学习真正好的西洋画,也不能为此而丢掉传统,中国画的文化、艺术传统,必须是这一领域的主流。作为炎黄子孙,瞧不起祖国的优秀传统而对着外来的并不高明的东西顶礼膜拜,是一种罪过,是忘记了祖宗,是数典忘祖。现在是呼唤传统回归的时候了。当然我这里不仅仅是指汉画的回归,而是指整个传统中国画和传统文化艺术的回归!

  韦娜的这本书出,我把它看作是一声传统回归的呼唤,看作是一曲爱国主义的高唱!

2004年7月30日

  注①:详见拙作《中国古代壁画论要》。《墨缘集》295页,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韦娜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